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四百九十四章 无名之辈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<!--go-->

韩琦提着灯笼站在门前。

章越言道:“不知昭文相公大驾,下官有失远迎还请相公恕罪!”

章越心道,韩琦这么大半夜赶来的,多半是来安抚自己的。但不过最多也就是表达一下安抚的意思,说几句话毫无营养地车轱辘话。既狠狠处罚了你,又不至于让你对朝廷的决定等满怀怨恨。

章越如是想到。

却见韩琦将灯笼放在桌桉上,在屋里走了一圈,踢到了几个酒瓶子斥道:“一身的酒气,身为判监,居然在官署里如此酗酒……成何体统。”

章越苦笑,自己如此连韩贽都打了还怕什么。

章越道:“回禀昭文相公,下官如今是债多了不压身,无论如何都是罪加一条罢了。”

韩琦澹澹地道:“事情还没到这个田地,坐下说话。”

章越称是坐在了韩琦下首,韩琦从一旁拿起半瓶残酒道:“你陪老夫小酌两杯吧。”

章越吃了一惊,韩琦本来酒量很好的,时常与人喝酒到天亮那等,但去年患疾后戒律,与官员们言自己此后滴酒不沾,但如今……却破例与自己喝酒。

章越闻言上前给韩琦斟酒,又给自己斟了一杯。

韩琦凝视此盏酒片刻,将酒杯一举言道:“此酒老夫代开封府的百姓们敬你的!”

章越闻言一愣,顿时满心的委屈这一刻翻涌而上言道:“相公言重了。”

韩琦笑了笑将酒一饮而尽,仍有当年的豪气。

章越亦是举盏饮尽,最后道:“是下官……下官,当初在御前,下官若是肯坚持己见,与韩贽那厮在君前理论,坚持扒开南堤,开封城终不至于此。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tantanbook.net

(>人<;)